左羽 14 天前

美国土地财政的本质:

先通过改革把本应属于全体美国人民的公有土地变成了国有,再把土地卖给美国资本家。资本家再高价卖回给人民。大部分美国人民需要贷款20年以上才能购买一套,基本相当于大半辈子的收入。

也就是说,美国的官僚和资本家,通过一套房子就可以轻易收割一个普通美国人大半辈子的财富。玩到最后房价一崩,劳动剩余价值早已捏在手里,完美。

所以说土地财政是资本主义最邪恶的政策也不为过。

左羽 17 天前

故事衰竭的最终原因是深层的。价值观、人生的是非曲直,是艺术的灵魂。作家总要围绕着一种对人生根本价值的认识来构建自己的故事——什么东西值得人们去为它而生、为它而死?什么样的追求是愚蠢的?正义和真理的意义是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作家和社会已经或多或少地就这些问题达成了共识,可是我们的时代却变成了一个在道德和伦理上越来越玩世不恭、相对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时代—— 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例如,随着家庭的解体和两性对抗的加剧,谁还会认为他能真正明白爱情的本质?即使你相信爱情,那么你又如何才能向一群越来越怀疑的观众去表达?
这种价值观的腐蚀便带来了与之相应的故事的腐蚀。和过去的作家不同的是,我们无从假定观众的期待。我们必须深入地挖掘生活,找出新的见解、新版本的价值和意义,然后创造出一个故事载体,向一个越来越不可知的世界表达我们的解读。这绝非易事。

左羽 22 天前

你必须将一种由对社会和人性的鲜活洞察所驱动的视觉印象注入你的作品之中,辅之以对自己作品人物和世界的深入了解。你还必须拥有很多的爱,对故事的爱——相信你的视觉印象只能通过故事来表达,相信你的人物会比真人更“真实”,相信你虚构的世界要比具体的世界更深沉。对戏剧性的爱——痴迷于那种给生活带来排山倒海般变化的突然惊喜和揭露。对真理的爱——相信谎言会令艺术家裹足不前,相信人生的每一个真理都必须打上问号,即使是个人最隐秘的动机也不例外。对人性的爱——愿意移情于受苦的人们,愿意深入其内心,通过他们的眼睛来察看世界。对知觉的爱——不仅要沉迷于肉体的感官知觉,还要纵情于灵魂深处的内在体验。对梦想的爱——能够任凭想象驰骋,乐在其中。对幽默的爱——笑对磨难,以恢复生活的平衡。对语言的爱——对音韵节奏、语法句义探究不止,乐此不疲。对两重性的爱——对生活隐藏矛盾的敏锐触觉,对事物表面现象的健康怀疑。对完美的爱——具有一种字斟句酌、反复推敲的激情,追求完美的瞬间。对独一无二的爱——大胆求新,对冷嘲热讽处之泰然。对美的爱——对作品的优劣美丑具有一种先天的知觉,并懂得如何去粗取精。对自我的爱——无需时常提醒,从不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你必须热爱写作,并且还能忍受寂寞。

左羽 4 个月前

我爱上一个红发的女孩

她有着烈焰一般的瞳孔

人们说,她应该相夫教子,柴米油盐

她却提着猎枪,赶跑森林的饿狼

提着野鸡和兔子,挂在穷人的门房

人们说她是魔女,干着蛊惑人心的勾当

但村里孩子都知道

她告诉大家床下的怪物是大人吓唬他们的

我爱的女孩葬于圣诞节

她何时死去我并不知晓

她变成自由的飞鸟

去向我们不在的彼方

我手执极夜中的炬火

走进她离去的那个白桦林

左羽 7 个月前

我或许根本不需要邪恶的自己,因为我自己就能够把事情搞砸了……我之前什么都会和她说,但我之后不再说了,因为我希望她能爱她心目中的我,而不是我即将变成的那个样子……所以我们每天越讲越多的谎言,最后还是伤害了少数有勇气爱我们的人,真希望我不是那样的人。

左羽 1 年前

触不可及黎明中朝霞的绽放,不过是被迫沾满血色的白色花朵。
便只好在噩梦中遐想美梦。

左羽 1 年前

人最大的悲哀在于,拿着爸妈提供的物质,学着他们不懂的知识,见识他们没见识过的世面,体验他们没体验过的人生。到头来,却嫌弃他们如此笨拙。

左羽 1 年前

人们希望真相是美好的,可真相并不美好;但人们的信念需要得到回报,就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这份重量。

左羽 1 年前

“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左羽 1 年前

发生了的事情就不必相信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才需要我们去相信。